葛理翰牧師的夢魘

葛理翰牧師的夢魘
作者: 許瑞源 2003

比利‧葛理翰是位退休的牧師,他一生事奉上帝,被認為是上帝最忠實的僕人。更有人說他是美國歷史上最有成就的傳道人,將來死了上天堂,必定要與宗教改革家馬丁路德同桌,分享上帝及上帝兒子耶穌的榮耀。然而這些對一個末期巴金森患者來說,似乎已經一點都不重要了。現在的比利經常坐在後院裡的搖椅上,呆望著對面幾枝凋謝中的百合花。他只想多活幾個月,多享受一點古巴雪茄的榮耀。

這天比利坐著坐著似乎就出神了,傾時雷聲大作,他看見天開了,有上帝的靈,彷彿鴿子一般降下。但只一霎時就像老鷹一般地盤旋直下。不,更像一顆巨大的圓球,由天邊一下子飄落下來。比利同時聽見天上有聲音說,「這是我的愛僕,我所喜悅的…」又有一朵彩雲出現在他面前,接他進入巨球之中。

比利回首往院子看了最後一眼,卻發現自己的身體還坐在搖椅上。他記得聖經中被接上天的先知,包括摩西及以利亞,都是肉身升天的,而自己這樣子看來好像只是靈魂出竅,是以前所不曾聽說過的。不過想到聖靈要如何作工應是人所不能參透的,比利就釋然了,終身養成的習慣讓他知道應如何完全接受神的旨意。

圓球有一個像門一樣的入口,門口站著一個綠色的小人正向他招手。比利有點緊張,因為他從來沒親眼見過天使。不知這是不是就是所謂的天使,至少眼前的這位既不穿白衣,也不長翅膀,與電視上看到的天使不大一樣,加上又其醜無比,令人不敢恭維。雖然如此,比利依然尊敬地向它行了個禮。

綠天使向比利講話了,聲音聽起來就像兩根鐵棒互敲一般尖銳。比利聽見天國上語的確有點緊張,但他一下子就發覺自己雖聽不懂,但卻能了解天使所說的話。天使是要他放鬆心情,自己到大廳休息。

比利走過一條長廊,聽見轉角傳來一片喧嘩之聲。過了轉角,他發現自己走進了一個巨大的有如好萊塢攝影棚一樣的大廳,裡面有上千人,卻一點也不覺擁擠。比利東張西望,差點撞上兩個吵架中的怪人。其中一個穿著蒙古服裝,打扮有點像成吉斯汗,另一個則穿著中國服裝,有點像中國古代那一朝代的皇帝。比利聽不懂他們的蒙古話和中國話,但又明確地知道他們所爭論的一切,他們是在吵有關蒙古人搶奪中國人地盤的問題。

比利往前走了幾步,向兩個穿著類似亞馬遜酋長的人打了個招呼。再向前幾步,碰到一個妝扮成愛因斯坦樣子的人,但比利不確知他是不是個騙子,最可恨的是,這人特別裝成英文講不好的樣子在故意揶揄對方,可怪裡怪氣的樣子又像剛從德國搬到美國的科學怪人。又走幾了步,遇見一群歐洲人圍成一個圓圈。圈內一個叫哥倫布的義大利人正揪住另一個義大利人在狠狠地揍著。仔細聽才知挨揍的叫亞美利克,好像是他搶了那個叫哥倫布的人的榮耀,讓北美洲被命名為亞美利加。

這一陣子下來比利開始懷疑自己的判斷力了,「這些人是道地的古代人也說不定,如果這裡是天堂,那上帝和上帝的兒子耶穌當然有能力,可以輕鬆地讓這些人活過來 …」一向有信心自己死後一定上天堂的比利這樣自忖著。

暴力與聒噪一向不是比利所能忍受的,他選擇了離開人群,向遠處看見了兩個人安靜地坐在牆腳,其中年老的一位還拿著酒杯,正在喝酒,比利決定跟他們聊聊。 等比利一走近,地上馬上出現了另一個酒杯,他就順理成章地跟著坐下,拿起酒杯來。一眨眼,發現杯中紅酒已半滿。而平常顫抖的手,現在也將杯子拿得穩穩的,一點也沒失控,一滴酒也沒有潑洒出來。比利想,這地方都已如此,等一會真正到了天國,那奇妙可更不是凡人能想像得到的了。

年老的一位看著比利,列嘴一笑:「你是剛來的吧?別害怕,過一陣子便習慣了。」

比利看這老人實在非常蒼老了,頭上剩稀疏幾根白髮,嘴裡存留的黃牙,五隻手指頭不必用完便可數清。

比利問他:「這裡好像到處都是歷史上傑出的偉人,真有點讓人渾身不自在,你們難道不覺得我們就像賴蛤蟆蹲在一群白鶴之中嗎? … 哦,對了,你們倆該不會也是什麼歷史偉人吧?」

老人說:「我什麼狗屁偉人都不是,只能勉強算個坐牢專家。你看周圍這些人,老實告訴你,這裡幾乎沒有一個是我認識的。唯有右邊這個頭戴桂冠的我認得,他是凱撒,我在羅馬見過的。」

「啊,你是古代羅馬人!」

「呸!狗屁羅馬人關我好多年,我才不希罕當什麼羅馬公民… 不過說真的,我還真是一個猶太籍的羅馬公民哩!」老人說:「以前我和耶穌的使徒們傳播基督的救恩,沒想到狗屁羅馬人把我們當成亂黨,把我們當反政府叛徒一般迫害我們。」

「啊,你是早期受迫害的基督徒!」比利問:「那你是死在哪一個競技場?獅子咬死,還是馬車壓死的?」

「呸!你看我像個死人嗎?」老人說:「被提升到這裡之前,我還好好地躺在監獄床上,那時甚至以為是基督再降臨世間了。後來跟這些異端外邦人說話,才發現這兒根本沒有半個基督徒或我的同伴在此。你說基督會讓這些敗壞的迷信者升天嗎?不過跟你說這些你也不會懂,我看你也不像個信基督的。」

老人又說:「你看我旁邊這個小兄弟,他跟我一樣是羅馬統治下的猶太人。但是他不相信新約救恩的時代已經來臨。他堅持人要靠摩西五經,及好行為來得救,不是依靠基督的寶血得救。剛才我跟他纔為了這點爭得面紅耳赤。」

比利看著年輕人,覺得他長得並不起眼。他滿頭黑髮、兩顆黑眼珠加上一個鷹鉤鼻,如果再戴一頂猶太人小帽,活脫就是布魯克林街上遊走的傳統猶太人。不過年輕人滿臉傷痕,好像剛被曼哈頓的流氓 揍了一頓的樣子。

比利向年輕人說:「少年人,你身旁這位智者和我,我們吃過的鹽,比你吃過的餅還要多。你要多聽年長者的才是。經上不是說,年老的有智慧,壽高的有知識嗎?況且他所傳播的耶穌,正是上帝的兒子,自太古就與上帝同在,跟聖靈一起被稱為三位一體的。所謂三位一體是雖然有三位,但實為同樣的一個上帝。這道理你再多活些日子自然能明瞭。」

老人驚訝地看著比利:「原來你也是個基督徒啊!不過我看你已步入異端。我知道世上有一派異端基督徒受希臘哲學影嚮,認為耶穌只是一個正常的人。另有一派異端竟然以為耶穌就是上帝自己,跟你說的一模一樣。須知我所傳的才是真的,我們的耶穌是個先知,他為了拯救世人死在十字架上,為此上帝讓他復活,將他提升到祂右手邊的高位上,還給了耶穌審判世人的權柄。如果我今天不是莫名其妙地被困在這裡,有一天我一定會看見基督再臨的榮耀的。基督不是這樣告訴過我們嗎 … 我實實在在的告訴你們,這世代還沒有過去,這些事都要成就。」

比利說:「可惜呀可惜,你真是功虧一簣,不相信基督就是上帝。顯然你熱心傳教,但為了這個你還是上不了天堂。噢,對了,基督說世代還沒有過去他就要再來,但是都兩千年後啦,他還沒有再來。其實為什麼會這樣,現代的學者已有共識了。他們說經上所謂的「世代」,應該要廣義地來解釋。簡單來說世代是世世代代的意思,也就是天恆地久之義。所以耶穌最重要的是教訓我們要學習等待的功課。我們中國朋友不是也都說,不是不報,時候未到嗎!」

年輕人馬上插嘴說:「你們兩個開口上帝,閉口上帝,到底在說哪一個上帝呀?我們猶太人只有一個上帝,沒有什麼『上帝的兒子,其實也就是上帝他自己』的渾蛋理論。而且還加上什麼聖靈的?我們只知道有邪靈及天使。我實實在在告訴你們,雖然我只是一個鄉下來的教師,但我所傳的天國訊息,可是施洗約翰親口告訴我的。你們提的這個基督,倒是偷學了許多約翰的天國訊息。約翰也說天國馬上就要來臨了。」

比利說:「所以我說你錯了。施洗約翰來,是為了替基督鋪路。啊,我忘了你說中東鄉下的亞蘭話,高級一點的字眼不見得聽得懂。基督這個字是希臘文,西伯來文叫彌賽亞,是救主的意思。約翰福音上說,上帝愛世人,甚至賜下祂的獨生子,叫信他的人,不致滅亡,反得永生。所以我們應當走遍天涯,傳講福音,讓各國各族的人都有機會上天堂。不過寫這個福音的約翰,並不是你說的那個施洗約翰,而是使徒約翰。」

「真是胡說八道。」年輕人說:「我們猶太人等彌賽亞,已經等了好幾百年了,難道你會比我清楚彌賽亞是什麼意思?先知一次又一次地告訴我們,將有一位君王要賜給亞伯拉罕及雅各的子孫,那就是以色列人們。我實實在在的告訴你們,上帝的救恩,只會降臨在祂的選民當中。」

年輕人又說:「彌賽亞是受膏者之義。受膏的君王要救猶太人,脫離野蠻民族的侵虐。剛開始,我們等彌賽亞救我們脫離亞述王國的圍攻。以色列被巴比倫滅亡後,先知告訴我們,彌賽亞要消滅巴比倫,建立一個新的以色列國。後來有波斯王及亞利山大興起,現時彌賽亞的目標是羅馬帝國。從來沒有聽說彌賽亞會救外邦人,難道彌賽亞也救羅馬人嗎?真是荒謬。」

老人說:「非也,你大大的錯了。我們猶太人不接受基督先知,所以上帝已賜下一個嶄新的新約時代,要將恩典散播到番邦異地。這就是所謂舊的不去,新的不來,因此我們再也不是靠舊約裡的義行、獻祭、及割禮得救,而是靠著信心得救,即是所謂的因信稱義。只要羅馬人信耶穌,彌賽亞當然也會救贖他們。」

比利點頭表示同意:「我就說嘛,猶太人把耶穌基督釘死在十字架上,原本就不配再享受救恩 …」

年輕人問:「你說這基督是被羅馬人釘死在十字架上?」

比利說:「你不要插嘴,真沒有禮貌。我說『猶太人』釘死基督,不是『羅馬人』。剛才說到哪兒了?啊,話說猶太人之所以憎恨耶穌,是因為耶穌啟示了上古隱藏的奧秘。就如同在以弗所書中使徒保羅所說的,『這奧秘就是外邦人在基督耶穌裡,藉著福音,得以同為後裔,同為一體,同蒙應許 …』」

老人問:「你說你知道有保羅這個人?」

「怎麼連你也要插嘴?」比利說:「我怎麼不認識保羅?整本新約聖經除了四福音書外,幾乎都是保羅的書信,像羅馬書,歌林多前後書,等等。保羅這人倒也厲害,大概耶穌認為他所選出來的十二個門徒不夠看,升天後又特別下凡,啟示保羅再當個使徒。你看我們基督教中最重要的三位一體,以及亞當原罪等道理,還不全都是保羅發明的。比較起來,耶穌親手提拔的大徒弟彼得,那位所謂教會的盤石的,可遜多了。」

「保羅成為基督教的中心人物?」老人說:「沒想到 … 唉 … 耶路撒冷母會的頭頭原是彼得 …; 他讓瘸腿的能走路,讓癱瘓的站起來,還讓死掉的人復活,我一直是很佩服的。雖然當時彼得不高興我傳福音給外邦人,不贊成未受割禮的外邦人受洗,禁止我們吃不潔淨的食物,最後還把我從母會開除,但我還是佩服他,也一直都以基督的愛原諒他。」

老人又說:「還有,我們在基督裡應當謙虛,以後不要再說什麼發明亞當原罪的了,這是上帝啟示我的。倒是什麼三位一體的,我剛才已經跟你講得很明白了,那是異端,當然不是我所傳的。」

比利說:「我是說保羅,又不是說 … 啊你 … 不會吧,你 該不會是保羅吧?」

「難道還有另外一個保羅?」老人說:「你的所謂新約,有沒有提到我後來如何?原先我逼迫信徒,後來我成為信徒,甚至為了從未見面的基督下監,一直也都信心滿滿。可是我等了好久,基督也不再來,也不釋放我,也不再用異像啟示我。只有一個提摩太來與我一起坐牢 … 我以為基督不滿意我的事奉,已經另找其他使徒為他作工了哩 …」

比利說:「聖經上只記載你在羅馬坐監,沒有提到後來怎麼樣。我說保羅,剛才真的很抱歉,竟然跟你爭辯神學理論。你是在下我第一號最崇拜的對象,我真希望自己能像你一樣,坐船跑遍地中海,傳講猶太人殺死基督,和基督三日後復活的福音 …」

「你講這話,有一個語病,和一個受誤導的觀念。」保羅指著比利:「第一,你說崇拜我,這是不對的,應當敬拜上帝,及相信耶穌為我們罪人受死。第二,耶穌不是猶太人殺死的,是羅馬人把他釘死在十架上。」

比利說:「很抱歉,在下我不是要跟你抬槓。聖經裡不是說猶太人的祭師,和耶穌的頭號仇敵、法利賽人把耶穌抓起來嗎?當時擔任羅馬總督的比拉多還拒絕治耶穌的罪,甚至以金盆洗手來表示他清白的立場。猶太人要求比拉多釋放巴拉巴,釘死耶穌,所以耶穌當然是猶太人殺死的,也因此,上帝才不再要他們做選民 …」

「親愛的兄弟,你全都搞錯了。希望你沒有將這謬論傳給太多人,致使他們不能上天堂。」保羅說:「還好你遇見我,讓我有機會引導你走回到正路。耶穌生前帶著門徒,以傳統彌賽亞的態勢,要領導猶太人迎接天國的降臨。當時大多數的猶太人,包括法利賽人,都是非常支持他的。你也知道耶穌門徒們一向是刀不離身的,因為他們只會用人的想法測度上帝。他們甚至驕傲地以為憑他們單薄的力量,就能夠推翻羅馬政府。你看在耶穌受捕時,彼得不是還拿刀砍傷捉拿耶穌的人嗎

比利問:「聖經上不是記載,耶穌教導門徒,要彼此相愛,還要愛敵人如同自己嗎,怎麼跟你所說的出入這麼大?」

「這就是耶穌一再提起的,所謂天國的奧秘。」保羅回答:「耶穌受上帝啟示,知道新的以色列天國不是靠暴力,乃是降臨於愛之中。但常人不能明瞭天國的奧秘,所以耶穌的運動,表面上打的是彌賽亞革命軍旗,私底下耶穌有他自己的一套。這些連門徒們也一知半解,因此常聽不懂耶穌的比喻。」

保羅又說:「耶穌認為開啟天國的關鍵,是在耶路撒冷聖殿裡。他帶領門徒攻進聖殿,也幾乎沒有受到任何阻擋。他以為趕走兌銀的人,潔淨聖殿後,不需要推翻羅馬政府,上帝的國度自然會降臨。上帝國卻一直都沒有降臨。但耶穌還是充滿信心,他要大多數門徒堅守聖殿,自己和一些主要的門徒則晚上出城躲避,白天再回聖殿等待天國降臨。可是才過不了幾天,群眾已等不及了就開始起哄,於是反抗羅馬的暴動傳遍耶路撒冷。不過兩天,便被羅馬軍隊消滅殆盡。耶穌被捕,而門徒們則作鳥獸散 …」

年輕人打岔說:「不是群眾等不及,是奮銳黨的西門煽動的!」

比利責罵道:「年輕人,不要跟使徒保羅爭辯。保羅說群眾等不及,就是群眾等不及。倒是我說保羅啊,你講的又跟四福音書不符了。經上並沒有提到耶穌帶領群眾作亂,只有記載耶穌預言自己要死而復活,好像沒有提到潔淨聖殿,天國就會降臨的事情。」

保羅搖頭:「我不清楚你所說的四福音,但是作亂這件事千真萬確,只是我們使徒不便常掛在嘴邊罷了。尤其像我,到處在羅馬各省傳福音,如果天天傳耶穌反羅馬,你想我還有命嗎?所以我們盡量不要提起反抗軍的事情,就算有人問起,我們也說耶穌的死,跟羅馬人沒關係的。不過有些西臘教徒不明真相,想盡辦法,要解釋為什麼耶穌會被釘死在十架上。結果產生了一種理論,就是猶太人要求比拉多釋放巴拉巴,釘死基督。這其實是異端。」

年輕人又問:「既然你認為耶穌失敗了,為何你還要四處傳揚天國的福音呢?」

「這你就不懂了。」保羅說:「其實,耶穌雖貴為先知之首,他卻不知道天國奧秘的全盤計畫。真正的天國奧秘要從人類始祖亞當開始說起。話說亞當吃禁果犯罪,被趕出伊甸園,因此世人都有原罪,再沒有人能進天國,這是我首先推倡的。但當然,如果沒有聖靈感動,我也想不出如此妙論。」

保羅又說:「那我們如何能讓上帝回心轉意,允許世人再次進入天國呢?這就是用得著耶穌的地方啦。耶穌釘死在十字架上本只是遵上帝旨意盡盡人事而已,卻不知上帝其實是要用他的寶血,洗淨世人的原罪,這樣的話未來只要信他的人就可因被贖而無罪,可以再進入天國了。當然,上帝依自己形象造人,上帝是不是也同我們人一樣,有時得自己找個藉口下自己的台階,我們不得而知。但這已不重要,總之是人可以再上天堂了。如此重大的奧秘,當然也是聖靈啟示我才會懂的。所以耶穌基督並沒有失敗,他成功了!而我們的信仰,因而也沒落空!」

比利說:「雖然你講得蠻有道理,但跟在下我讀的四福音書大不相同,因為耶穌曾預言自己會三天復活,及捨身救世的道理。如果現在有一本聖經就好了 ,我可以馬上指給你看…」

還沒說完,一本希臘文版的新約聖經已出現在比利面前。比利沒時間猜想聖經如何能無中生有,但已不覺奇怪,因為剛才酒杯也是這樣出現的。

「嗯,新約是用希臘文寫的沒錯 …」比利忘記這是天堂,沒有語言問題。他想:「還好我年輕時用功過一陣子,這希臘文我還勉強看得懂。」

比利趕緊翻開馬可福音八章三十一節,說:「你看!經上寫,『從此耶穌教訓他們說,人子必須受許多的苦,被長老祭師和文士棄絕,並且被殺,過三天復活』。經上又說,『若有人要跟從我,就當捨己,背起他的十字架來跟從我』。所以,耶穌用寶血洗淨我們的罪惡,祂原本就知道這天國的奧秘。」

「嘿,怎麼我能夠看得懂這書呢?」年輕人說:「如此蝌蚪字,不是羅馬帝國正流行的希臘文嗎?」

年輕人又說:「不過,你指的這些經節真是胡說八道。我什麼時候說過三天復活了?不多久前,我還被無助地釘在十字架上受苦,怎麼會叫別人跟我背十字架?你以為被處死很好玩嗎?」

比利驚訝地看著年輕人:「你不會要說 … 你是耶穌吧?」

年輕人說:「我叫約書亞,不過也有希臘人叫我耶穌。我釘十字架前,比拉多還譏諷我是猶太人的王哩。但後來在十字架上一閉眼,我就到這裡來了。剛才聽你們說基督,越聽越像是在說我自己 … 不過,如果真是這樣,有很多事情你們都搞錯了。」

「我的年輕朋友,你不會是精神錯亂了吧?」比利說:「我看你是比拉多釋放的巴拉巴吧?他的全名叫耶穌‧巴拉巴。你知道耶穌是個很平常的名字 …」

耶穌張開他的手掌,果然兩手各有一個釘痕。比利和保羅不由得倒吸了一口涼氣,不知道如何接下去講什麼。

「耶…耶…耶…穌,應該是…是…是…金頭髮,藍眼…眼…眼…睛,怎麼…啊…」但比利一下子便發現自己錯了。藝術家習慣依自己的理解創作,那些沒見過耶穌的西方畫家將耶穌畫成一個標準的歐洲人當然可能,自己的印象不見得是耶穌的本像。非洲人不是也喜歡將耶穌畫成個捲頭髮的黑人嗎?

還是保羅首先了解事情的嚴重性,他說:「你是耶穌?你怎麼到這地方來呢?我們必須馬上把你送回去,否則你就不能三天後復活,顯現給十二門徒看。就像我常說的,若基督沒有復活,我們所傳的便是枉然,你們所信的也是枉然!」

「歌…歌…歌林多前…前…前書十五章十四節,阿們 …」比利還沒有完全恢復正常,但還是習慣性地幫保羅的經節做個結尾。

「不過我得先考一考他,不要上了魔鬼的當。」保羅問耶穌:「你說,你是人,或是彌賽亞先知,或是上帝的兒子及上帝祂自己?」

耶穌說:「這 … 我也不大清楚。不過自然不是上帝祂自己。如此毀謗上帝,是要被會眾用石頭打死的。你想,我們猶太人的上帝,連摩西如此偉大的先知,都不能親眼看見,怎能讓羅馬人侮辱呢?古時,祭師唯恐上帝的約櫃受損,用手扶持約櫃結果被上帝處死。一個木頭做的約櫃都不能觸碰,上帝自己能讓羅馬士兵釘在木架上嗎?」

耶穌又說:「我從前一直認為自己是先知,但天國不降臨後,上帝便不再啟示我了。那晚,我在客西馬尼花園迫切禱告,汗流全身,上帝還是不回答我。我想大概攻聖殿時,門徒們殺傷聖殿警衛,所以上帝認為我已不配他所期許的純全,因此不讓我親眼看見天國降臨,就像當年大衛王不配建造聖殿一般。嘿,不過剛才聽你們說基督教,好像我在外邦人中滿受歡迎的,說不定你說的是對的,這才是上帝的旨意 …」

比利說:「但是在約…約…約翰福音中,您一再強調您…您…您是上帝,沒有經過您,用寶血洗淨罪…罪…罪孽,沒有人能到天國去。剛才保羅說他發明寶血洗罪,在下我不好意思說他抄襲約…約…約翰福音 …」

「我抄襲誰?我看是這個叫什麼約翰的混蛋抄襲我!」保羅罵道:「你們不要小看我,我可是羅馬登記有案的律師,看我到人民公堂告這混蛋。拿那本什麼新約聖經的給我!」

耶穌和保羅翻了翻新約聖經,從馬太福音看起,再看馬可及路加福音。耶穌邊看邊點頭,沒想到自己所作所為,竟被記在書上,有點陶陶然。偶爾讀到一些記載,與事實不和,耶穌皺皺眉頭,也不太計較。倒是保羅對滿多經節頗有意見,邊看邊搖頭,且口中嘖有煩言。

看完三福音,保羅說:「這三本書略去真正的天國奧秘,卻花那麼多精神敘述耶穌生前一些事蹟。其實,耶穌生前所作的一點也不重要,只有三天復活最重要。所以我才一直強調,若基督沒有復活,我們所傳的便是枉然,你們所信的也是枉然。」

「書中確實有提到我預言三天復活的話。」耶穌道:「不過,我好像沒有說過這一些 …」

保羅解釋說:「這三本書中偶爾讓耶穌講出三天復活的話,我想這是後來的人加上去的。老實說,耶穌升天後,過了一段日子,在耶穌的兄弟雅各不斷的催促下,彼得才『記起』耶穌說過這一些話。不過這都是聖靈作工,啟示我們真正的天國奧秘。」

「咦,」比利問:「你剛才不說,奧秘是寶血洗淨罪孽才合了上帝的意嗎,怎麼現在又改變?難道彼得想出來的三天復活,才是最重要,才是天國的奧秘?」讓他抓到了保羅的把柄,比利忘了面前的耶穌,也不再口吃了。

保羅責備比利:「你別鬧了,有耶穌在這裡,還有你講話的餘地嗎?」

保羅又說:「這三本福音,我從來也沒聽說過,一定是後來的人寫的。你想我們使徒四處傳福音,時間都不夠用,誰有這閒功夫來寫福音?況且,除了我和幾位弟兄以外,沒有一個使徒識字,寫什麼福音書,那更是不可能了。耶穌,我們再來看看第四個福音講什麼。」

耶穌和保羅再看約翰福音。一章都還沒看完,耶穌與保羅已經開始搖頭嘆氣。再看幾頁,耶穌還算冷靜,保羅卻大捶地板,連放在地上的酒杯都傾倒了,紅酒濺了一地。

保羅罵道:「這個約翰什麼爛福音的,實在亂七八糟,寫得一塌糊塗。怎麼能與前面那三福音書,放在同樣一本新約裡呢?擘頭便寫什麼太初有道,道與神同在,道就是神。後來卻又說,道是光,光又是耶穌基督。真是胡說八道,異端至極。」

耶穌拍了一拍保羅的肩膀,示意他耐心地把約翰福音看完。

好不容易將福音看完,保羅迫不及待地說;「這裡面寫的基督,根本不像我聽說的基督 … 噢,耶穌,那時候我只風聞有你,未曾見過你。不過我想你也不會像這裡面所寫的,出口不是『我的父與我的榮耀』,閉口就是『人看見了我,就是看見了父』吧。」

保羅又說:「你再看這約翰福音裡,到處記載耶穌說,『我與父原為一』、『你們就必愛我』、『遵守我的道』、『你們若奉我的名』、『若不信我是基督、必要死在罪中』、『我是好牧人』、『我若從地上被舉起來、就要吸引萬人來歸我』、『祂要榮耀我』、『父阿、現在求你使我同你享榮耀』、『我將我的平安賜給你們』、『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我就是生命的糧』、『我是世界的光』、『我是葡萄樹、你們是枝子』;;有些我是贊成,但大部分總覺不妥,而且讀起來讓我覺得彆扭。」保羅想了一會,又說:「反正就是彆扭,但到底是怎麼了,我也說不出來。」

「我實實在在地告訴你們哪裡錯了。」耶穌指著新約:「你看前面三本福音書,記載的大半還算正確。我所說的比喻,我所傳的天國,都沒有太大差誤。偶爾加一些我沒說過的話,我也就不跟他們計較了。」

耶穌又說: 「但這約翰福音,卻將我寫成一個自大、狂妄的人。剛才我簡單的算過了,這裡面記載耶穌說『我』這個字,總共六百八十次。『信我』、『榮耀我』、『愛我』?拜託,我們猶太人只有信上帝,榮耀上帝,和愛上帝,我怎麼會開口閉口我我呢。」

「我所傳的是上帝、摩西律法、及天國的降臨。」耶穌再說:「約翰福音卻記載我傳十字架的道理,要門徒敬拜我、讚美我。又說我是牧羊人,牧養人群。還說我是葡萄樹,有一些人是我的枝子。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天國馬上就要降臨了,哪有時間養人?葡萄樹當然生枝子,還開花結果哩!我問你們,前面那三本福音有沒有說這些?」

比利高興地說:「難得有一些事情你們不明瞭,這個在下可以解釋。著名的神學家奧爾斐‧勞西曾經說,『耶穌傳天國的訊息,但降臨的卻是教會』。基督兩千年都不再來,天國也不降臨。保羅設立的地方教會,卻開始分設更多教會,信徒人數在最初兩百年中,急速增加。而在這漫長的歲月中,教會自然要產生嚴密組織,才能管理成千上萬的信徒。管理教會的長老,就像牧羊人一般,牧養信徒。教會組織裡,上有主教、長老及執事,下有平信徒及慕道友,就像樹有樹幹、枝子及葉子。教會嘛,理所當然地歸因於耶穌您設立的,所以您是頭號牧羊人,也是葡萄樹的主幹。」

保羅欣慰地說:「沒想到我創設的這些小教會,能夠自立更生,青出於藍。不過,在我的教會中,沒有聽過這些福音書 … 這些書,到底是誰寫的?這些書放在你所謂的新約聖經,又是誰規定的?」

比利很樂意分享他淵博的宗教知識:「馬可福音最早寫,大概在保羅你的書信後的十幾年當中寫的。馬太及路加福音,又過了幾十年後寫成。約翰福音最後完成,大約主後一百年才寫的。據說約翰福音是您的愛徒約翰所著,但是在下我有點疑惑。在當時,平均壽命大約是三十歲,能活過五十歲就算年老了、有恩賜的智者。就算約翰是您門徒中最年輕的一位,那時他也應有九十多歲了。這樣的老人,眼睛看不見,連筆都不一定拿得動了,怎麼能寫福音書呢?據說啟示錄也是約翰所著。啟世錄卻又比約翰福音晚十幾年完成,那就更荒唐了 …」

比利又說:「其實是當時百家並起眾說紛紜,直到後來君士坦丁大帝重整羅馬帝國後,才一反逼迫基督徒的往例,宣布基督教為合法宗教,而他自己則成為第一位教皇,集政權及教權於一人,以便統理羅馬百省。當時,基督教已分裂成許多不同的教派。在主後三百二十五年,君士坦丁教皇召開尼西亞會議,集合羅馬帝國各地的教會領袖,企圖重整支離破碎的基督教。其中最重要的,便是由眾主教投票,決定耶穌的神性。耶穌您差一點就被投票成為一個正常的人,還好教皇偏袒『三位一體』教派,才決定耶穌您與神同為一體。『唯一神』教派違反教皇旨意,他們的的主教後來也全都沒有什麼好下場。」

比利繼續說:「既然決定了基督教的基要真理,幾百多本不符合新真理的福音及書信,例如菲利福音、彼得福音、巴拿巴福音等等,只好悉數加以焚毀。剩下來幾十本書,在主後三百九十七年,由迦太基大公會議決定成為新約,就是你們現在看到的這本書。」

「我的教會怎麼會支持這樣的決定呢?」保羅驚訝地問:「難道彼得的教會與我的教會已經失去了影響力?果當如此,我的書信又怎麼會被納入新約裡呢?」

比利回答:「保羅你在書信中,從來沒有說耶穌是神,但也沒有強調耶穌是人。因此,迦太基會議決定你的書信與基督教中心信仰沒有衝突。況且你的教會一直都擁有龐大的影響力 … 其實,不瞞你說,會議中倡導三位一體理論最力的就是你的教會。」

保羅又問:「那彼得及雅各的耶路撒冷教會呢?」

比利搖頭說:「羅馬人在主後七十年撲滅了另一次的造反運動,攻破耶路撒冷,焚燒聖殿。猶太人精英在那一役被毀滅殆盡,耶路撒冷母會也被解散了。彼得及雅各殉道,從此基督教在猶太地絕跡。」

「這個雅各 …」耶穌問保羅:「是剛才保羅你說的雅各,我的弟弟嗎?他一直反對我的守死善道宣道事工,怎麼會殉道呢?」

保羅說:「耶穌,在您復活後,不只是您的兄弟雅各,連您全家的人都加入了耶路撒冷教會。雅各和彼得一同帶領教會發展 … 真沒想到最後是這樣 …」

比利接著說:「保羅的基督教在外邦人中傳開。因為教理與原先的耶路撒冷教理不同,造成了許多宗教統攝上的不便。希臘籍與羅馬籍主教乃逼迫散播在各地的母會會友改正。基督教教皇更到處尋找耶穌您的家族,以猶太人殺死耶穌做藉口,要將他們斬草除根。您的家族俗稱『底斯伯西尼』,在希臘文是『屬於主』的意思。你的一部份家族到處躲躲藏藏,據說最後遷移至今天的法國,接受一個秘密組織的保護,直到現在。」

耶穌又問:「那 … 我的妻子馬利亞後來怎麼了?」

「什麼?您的妻子?」比利驚訝地說:「耶穌您有個妻子?」

「咦 …」耶穌說:「剛才你的新約福音裡面不是寫了嗎?馬利亞看著我被釘十字架,也在我的墳墓前守墓 …」

比利指著耶穌,張大了口,一付講不出話來的樣子。過了許久才將手放下:「您…您…您是說抹大拉的馬利亞?您將七個邪靈趕出她…她…她身體的那個馬利亞?保羅,耶穌說的是真…真…真的嗎?」

保羅說:「怎麼啦?這個大家都知道的,有什麼好驚訝?」

「當…當…當然令人驚訝呀。」比利急著說:「十二使徒跟耶…耶…耶穌不是都單身嗎?聖徒怎能婚配呢,耶穌您怎麼能夠如此糟蹋自己,讓骯髒的性,來污染了您的神性…神…神質呢?」

耶穌不解地問:「性又哪裡骯髒了?上帝不是說人要生養眾多,遍滿地面嗎?我實實在在地告訴你們,婚姻是上帝所設,最神聖不過了。真不知道你們這些基督徒信到那裡去了。」

「如果我不是這樣矮小,又禿頭,我還真想要有個妻子呢。」保羅無可奈何地說:「其實像我這樣過了二十歲還沒娶妻的人,在猶太人中算是不完全的人,不能稱為一個義人。還好耶穌你捨身取義,讓我們能夠因信稱義,讓我能夠做一個老義人。神聖不婚這一套想法在希臘人中也許還吃得開,但在猶太人中這是要被會眾拿石頭打死的。」

耶穌說:「你想我的門徒,一年到頭在外流蕩,如果沒有妻子隨伴打點;身邊上的瑣事,我們還能有什麼時間精力傳什麼天國?更何況我們婦女信徒比例極大,若是一群單身的男人專向女人傳講天國的訊息,你看像話嗎?」

保羅自言自語:「耶穌呀,倒是你的小孩真的下落不明 …」

耶穌驚訝地問:「我的小孩!什麼小孩?」

比利大叫:「還有一個小…小…小孩?」

保羅說:「耶穌你釘十字架時,馬利亞已經懷有兩個月身孕 …」

「這實在太…太…太過份了,實在太過份了!保羅你;;」比利大叫:「我受…受…受不了啦!我是不是在做夢啊,如果這是南…南…南柯一夢就好了 …」

張口結舌的比利用力搓揉自己的眼睛,一眨眼果然發現自己仍然在後院裡,安穩的坐在搖椅上,眼前依舊是凋垂著的那幾枝百合花。一隻雪茄也不過才燒了半截。他鬆了一口氣,左手拿起雪茄深深地吸了一口,右手往額頭一抹正準備要擦擦自己的滿頭大汗。卻沒想到那杯紅酒還拿在手上,竟然濺了他個滿臉。大概夢醒得太匆忙,忘了把酒杯還給保羅及耶穌了。

葛理翰牧師的夢魘 (原名: 基督教進化論)
作者: 許瑞源 2003
編輯: 黃瑞南

About Xinhai Dude 辛亥生

The name Xinhai Dude 辛亥生 is a pun in Chinese, as it means both “he who was born in Xinhai” as well as “he who studies Xinhai”. I had an ambitious plan to write something about the great Xinhai Revolution of 1911, thus my blog https://xinhaidude.com. But after an initial flurry of activities the initiative petered out. One day I will still carry it through. But for now, this website has turned into a conglomerate of my work on various topics of interest to me, including travel pictures, RC model airplane flying, ice skating, classical music composition, science fiction short stories, evolution and atheism.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無神論, 短篇小說, 論文 and tagged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2 Responses to 葛理翰牧師的夢魘

  1. Anonymous says:

    說得好,太有意思了!這才是像真理與人姓,符合邏輯事實的真相。雖然是用寓言的味道表達。

  2. Christina Hsu says:

    fred, in the middle after part,保羅罵道這個約翰什麼音, should be這個約翰傳什麼音.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