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March 2012

歷史書籍的體裁難道就不能再進化嗎?

中國的歷史,從魯國史書《春秋》到二十一世紀,已經寫了兩千五百年,撰寫的體裁由最早的《春秋》「編年體」,慢慢又發展出了以人物為中心的「紀傳體」、如司馬遷的《史記》,最後再演變成為「紀事本末體」、如袁樞的《通鑑紀事本末》,以事件為主軸來呈現歷史的進展。編年體、紀傳體、與紀事本末體三足鼎立了千年,而這三種史書寫作方法,也各有其長處與短處。近代歷史學家偏好接近紀事本末的體裁,如楊天石寫《終結帝制:簡明辛亥革命史》、龔書鐸與方攸翰寫《中國近代史綱》,皆以事件為主。雖然如此,這三種體裁當中,還是沒有一種體裁能單獨取代其他兩種,通常學者會建議學子遍讀這三類書籍,取其之長、來補其之短,這才能將歷史融會貫通,明確了解每件事情的來龍去脈 。

歷史沒有辦法單獨用一種體裁寫清楚,這要怪誰呢?

我想主要是因為,書嘛,它是一個適合線性閱讀的媒體,既然每一句話、每一段字、每一個章節等都要依次續一字排開,那作者不可避免地,只能擇選一個「主軸」,將繁雜的材料依此主軸排序。所以編年體採「時間」為主軸,紀傳體取「人物」為主軸,而紀事本末體以「事件」為主軸。

從一個資訊業者的觀點來看,我禁不住要問:「難道在這個科學如此進步的時代, 史書體裁就不能再繼續進化嗎?」

去年 Al Gore 在 iPad 平台出版了 Our Choice (2011),有些人或許讀過這本電子書,接下來我要討論的東西,相信只要是「用」過此書的讀者,應該不難猜想得到。也許有些人聽說過 Hans Rosling 這個人,那我對中國歷史「研究電腦化」的理想,尤其是針對辛亥革命歷史的研究,大約您也隱約可見。有興趣的人可以參考 Rosling 2009年的演講:「讓我的資料改變你的心智」,有心人還可以比較更早在2006年的演講:「用前所未有的方法詮釋數字統計」。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辛亥革命研究, 辛亥革命書籍 | Tagged , , , , , , , , , , , , , , , , | 6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