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辛亥革命書籍

歷史書籍的體裁難道就不能再進化嗎?

中國的歷史,從魯國史書《春秋》到二十一世紀,已經寫了兩千五百年,撰寫的體裁由最早的《春秋》「編年體」,慢慢又發展出了以人物為中心的「紀傳體」、如司馬遷的《史記》,最後再演變成為「紀事本末體」、如袁樞的《通鑑紀事本末》,以事件為主軸來呈現歷史的進展。編年體、紀傳體、與紀事本末體三足鼎立了千年,而這三種史書寫作方法,也各有其長處與短處。近代歷史學家偏好接近紀事本末的體裁,如楊天石寫《終結帝制:簡明辛亥革命史》、龔書鐸與方攸翰寫《中國近代史綱》,皆以事件為主。雖然如此,這三種體裁當中,還是沒有一種體裁能單獨取代其他兩種,通常學者會建議學子遍讀這三類書籍,取其之長、來補其之短,這才能將歷史融會貫通,明確了解每件事情的來龍去脈 。

歷史沒有辦法單獨用一種體裁寫清楚,這要怪誰呢?

我想主要是因為,書嘛,它是一個適合線性閱讀的媒體,既然每一句話、每一段字、每一個章節等都要依次續一字排開,那作者不可避免地,只能擇選一個「主軸」,將繁雜的材料依此主軸排序。所以編年體採「時間」為主軸,紀傳體取「人物」為主軸,而紀事本末體以「事件」為主軸。

從一個資訊業者的觀點來看,我禁不住要問:「難道在這個科學如此進步的時代, 史書體裁就不能再繼續進化嗎?」

去年 Al Gore 在 iPad 平台出版了 Our Choice (2011),有些人或許讀過這本電子書,接下來我要討論的東西,相信只要是「用」過此書的讀者,應該不難猜想得到。也許有些人聽說過 Hans Rosling 這個人,那我對中國歷史「研究電腦化」的理想,尤其是針對辛亥革命歷史的研究,大約您也隱約可見。有興趣的人可以參考 Rosling 2009年的演講:「讓我的資料改變你的心智」,有心人還可以比較更早在2006年的演講:「用前所未有的方法詮釋數字統計」。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辛亥革命研究, 辛亥革命書籍 | Tagged , , , , , , , , , , , , , , , , | 6 Comments

辛亥革命研究書籍一覽表

在研究辛亥革命時,可參考的書太多了,現下將我有興趣研究、打算分門別類地輸進電腦的部份書籍提供給大家參考。因為書目雜煩,我依照體裁,分別載列於以下各表:史事新論、近代史書、人物傳、人物年譜、有趣典故、大眾化書籍、常識書、(未分類)等。每一本書附有簡單的介紹,如有時間,往後或許會為較特別的一些書,寫個別的評論。研究的範圍大致上局限於1895至1913年這段時間。

我覺得不管是好書、或是爛書,對研究都有幫助,因為研究最終的目的,是要達到對辛亥革命既有深度、又廣度的了解,再爛的書也能提供研究的基本材料。每一本書的作者,皆有他個人寫書的動機,憑著一股毅力,寫出自己對歷史的觀點。雖然時有作者以主觀的、不同的態度來解釋眾人熟悉的歷史,但這主觀的原動力也同時激勵作者尋找、發覺被前人忽略的史實。況且大部分史料本身便是錯誤百出的,多有前人在回想故人故事時,在小細節如人物、地點、日期、甚至年份等上出了差錯,無意中誤導了大半世紀的歷史記載。如果沒有不怕困難的歷史學家來窮究龐大的史料,從千頭萬緒又互相抵觸的第一手資料中,理出個頭緒,那許多辛亥故事可能還要停留在神話的階段。

我個人偏好出處明註的書,這代表作者對自己寫的東西有信心,就算講再有爭論性的題目,也不怕讀者與學者依原始資料分別驗證。我們現處21世紀,洋人與日人已經養成了百多年寫書注明出處的習慣,也讓我們中國人的書迎頭趕上,進入21世紀吧。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辛亥革命書籍 | Tagged , , | 4 Comments

辛亥革命與電腦有什麼關係?

從小就與電腦結下不解之緣。讀小學時有天在電腦展閒逛,乍見宏碁「小教授二號」電腦,驚為天人。訂閱了《第三波雜誌》後,雖然家裡沒有電腦,還是馬上展開了我在紙上寫程式、腦裡執行它的快樂日子。上大學,讀研究所,在金融界從事電腦工作,三十個年頭也就這麼過去了。即便再忙,沒有一天我不浪費點時間,想些什麼異想天開的念頭、做些什麼無人做過的事情,將我所擁有的一點電腦知識,應用在其他嗜好中。小時候用電腦遙控玩具車,大了些想寫程式控制電磁閥,讓玩偶配合音樂拉玩具大提琴。有陣子瘋讀進化論,在達爾文兩百年生日時,還著手設計用進化論來繁殖、淘汰電腦程式,希望設法以此演化出電腦作曲家,能自動寫出各種曲風的音樂。
….
但既然起了念,從2010年4 月開始,我就開始把手上所有的書籍資料,慢慢地、分門別類地輸進了電腦,漸漸累積起龐大的資料庫。與上一代學者在紙上建立起來的資料簿比較,若稍有不同或高明之處,那就是電腦資料庫支援隨機搜尋,只要資料分類正確,資料信息與索引規劃恰當,很輕易可以寫程式,用各種圖形、表格等來顯示人與人在時間與空間上的交會 。更可以讓程式自動搜尋、分析各革命團體與革命事件,以組織、會員與事件來發掘各團體與事件上承先啟後的關係,如此一來相信有可能揭開前人未曾發現的幕後隱密,甚或成為一本書的劇情要素。所謂現實人生,常要比戲劇還要戲劇化,似乎被我在短短兩年的辛亥研究中證實了。

這艱鉅的計畫已經遠遠超越我當初的理想,剛開始還幻想要在2011年雙十前寫出第一部。但雙十都過了幾個月了,看過的書還才只有四分之一輸進資料庫,手邊固然已經有許多材料,但隻字未寫。內人建議不如將心得先在網誌上發表,反正辛亥百年都錯過了,也不在乎再多花點時間,在網上與同好交換意見、互相勉勵,說不定會有更好的成果。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辛亥革命研究, 辛亥革命書籍 | Tagged , , | 5 Comments